育儿-XINLUDE.COM域名出售

2个儿子一个悲观一个乐观,8年后我终于摸清了养娃的秘密

2022-08-12 00:00:00

“啊,我要迟到了!”伴随着一声尖叫,大儿子从床上一跃而起,开始号啕大哭!

已经说不清是第几次了,从上小学开始,这种午睡起来,因为担心迟到,而哭哭啼啼的“闹剧”实在是频繁到我快心梗了。

明明我们是全校住得最近的,明明从起床-下楼-走进校门,顶多5分钟,明明我已经每天提前喊他,预留足够的上学时间,但这样惊慌失措的事情,还是屡屡发生。

除了担心迟到,生活中让哥哥诚惶诚恐的事还很多:

担心别人的负面评价,担心考试考砸,担心输了比赛,担心事情做不好,担心接触新朋友新事物,甚至就连看到没吃过的新食物,都会皱着眉头,怕味道不喜欢,而不愿意尝试……

易慌、易怯、易退缩,不爱尝试新事物,总喜欢把事情往坏的方面想,在遇到问题时选择用哭闹或逃避的方式来掩饰内心的不安。

哥哥的性格就像这本绘本里老鼠小莉:

我曾一度困惑过:为什么大儿子的性格会这么悲观?是天性如此,还是我后天的养育出了问题?

都是同一个妈生的娃,弟弟的性格就乐观开朗,永远笑嘻嘻,即便遇到再糟糕的事,哭一嗓子,转身就能找到自我安慰的法子,让自己快乐起来。

同样的养育方式,甚至可以说,对比从小放养长大的弟弟,哥哥我花的心血更多,可偏偏也是他更悲观、消极。这究竟是为什么?

后来,一部BBC的纪录片《性格的真相》,解开了我多年的困惑。

悲观 or 乐观,

性格是否与生俱来?

在《性格的真相》中,主持人迈克尔是典型的悲观主义者,紧张、焦虑、忧心忡忡,做不到感知当下的快乐,也无法释然过去,总是焦虑未来,习惯性的灾难性思维倾向,让他的生活总是郁郁寡欢。

图源丨纪录片《性格的真相》

为了探寻自己这种悲观性格的根源,也为了找到改变性格的钥匙。他找到了艾塞克斯大学的神经学家伊莱恩·福克斯教授(乐观性格科学的主要研究者之一),通过科学仪器,走进了性格真相的神秘宫殿。

图源丨纪录片《性格的真相》

通过测试大脑两侧的电活动水平,发现迈克尔的右侧额区比左侧的活跃度,高了将近三倍。而通常,高度悲观、神经质和焦虑倾向的人,右侧额叶皮层都会比左侧的活跃程度高。可见迈克尔的悲观和焦虑倾向都非常明显。

在另一项“潜意识偏向”测试中,迈克尔对“愤怒脸”的关注也明显比“微笑脸”多。

图源丨纪录片《性格的真相》

单纯只看这两项测试,已经可以发现迈克尔的性格中消极底色更为浓厚,符合悲观主义者的特征——倾向关注消极信息,更容易悲观、焦虑,有时候会神经质。

而这层阴霾的底色,决定了他性格的基调,让他在看待世界时,多了更多的惶恐和不安。

迈克尔在罗斯·皮卡德(Ros Picard)教授这里还体验了“情绪手环”测试—— 一种可以通过捕捉皮肤的敏感度,检测到本人都难以察觉的情绪波动的仪器。

测试结果中,数值较高的两条曲线属于迈克尔,数值较低的两条曲线属于罗斯教授丨纪录片《性格的真相》

从图表中可以看到,悲观者的觉醒水平更高,情绪波动更大,对社交更容易紧张。

图源丨纪录片《性格的真相》

两个实验让迈克尔终于拨开迷雾,原来困扰了他二十多年的慢性失眠,罪魁祸首竟是先天的悲观性格基因带来的“高度焦虑觉醒”,让他的大脑无时无刻不处于紧张状态。

图源丨纪录片《性格的真相》

这就能解释,为什么有些孩子会显得更敏感、易怒、难带,总会担心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美国心理学家Elaine Aron博士也曾指出,有一类人群天生具有敏锐感觉。“这种敏感并非疾病,也不是障碍,纯粹是与生俱来的特质。[1]

Elaine N. Aron:“在这个世界上,有15%-20%的人高度敏感,即每5个人中就会有1人的内心很敏感。”[1]

这种对万物警觉的特性,也是一种得天独厚的能力。

他们具有更强大的洞察力与觉察能力,所以大脑在处理信息时,比一般人更深度,更精密。擅长捕捉生活的细枝末节,也让他们具有更感性非凡的创造力。

许多艺术创作大师都有类似的性格特质,因为他们的情绪颗粒度更高,更能沉下心来跟自己对话。

正如纪录片中的迈克尔,正是这份对情感细节的敏感、对事物深究的探讨精神,让他常年担任BBC健康节目的制作人和主持人,在工作中颇有建树。

所以,如果你刚好养育着一个容易患得患失的孩子,别紧张,因为硬币的反面,同样有光芒

遗传 VS. 环境,

谁对性格的影响更大?

在伦敦的圣托马斯医院,迈克尔见到了长期致力于研究同卵双胞胎的蒂姆教授。

在研究中,他发现那些出生时拥有同样DNA的同卵双胞胎,后天在海马体区也会出现明显不同的基因。

图源丨纪录片《性格的真相》

在同样的DNA、同样的养育环境下,长大之的孩子们在性格上都有可能天差地别。

人的一生中,基因并不是一成不变的:

图源丨纪录片《性格的真相》

随着年龄的变化,工作、结婚、生子,人生开始走向不同的道路。环境、生活方式、经历的不同,让基因的活性出现新的变化。

一些基因被激活,一些被关闭。也意味着我们可以通过后天的养育,逆天改命。

图源丨纪录片《性格的真相》

爱的引导,可以修正性格偏差

但到底是怎样的养育,才能够更好地帮助孩子塑造良好的性格呢?

“积极心理学之父”马丁·塞利格曼在《教出乐观的孩子》书中指出:乐观性格养成的基础,就是改进孩子遇到问题时的“解释风格”(explaining style)

所谓解释风格,就是你对事物原因的看法。如何看待问题,决定了你是一个乐观的人,还是一个悲观的人。[2]

悲观者习惯将“坏事”解释为“永久的、普遍的、跟自己有关的”。而将“好事”解释成“暂时的、特定的、与外界有关的”。举个例子:

输了比赛:我一直这么倒霉(永久的),总是做不好(普遍的),我太没用了(自我问题)

赢了比赛:一次半次(暂时的),走了狗屎运(特定的),刚好比赛参加的人少(外界问题)

但乐观者恰恰相反,他们总是习惯性乐观,将坏事往好处想,将好事往更好的方面想。“偶尔输了一次比赛没关系”、“我总是那么幸运能有好运气。”

向阳之人,心里有光,无惧风雨。

一个习惯性悲观的人,如果能够将解释风格进行转换,那就有可能“转悲为喜”。这也就是前面科学家们研究的发现:大脑具有可塑性,环境可以改变基因。而这个环境,就是从小的家庭氛围与养育方式。

尽管性格受到基因影响,但每位父母却都拥有改变基因的魔力。

常言道“三岁看大,七岁看老”,其实看的是——3岁前父母如何“养”,7岁后如何“教”。

所以,父母要做的是教会生来“悲观”的孩子,反驳悲观。

马丁·塞利格曼给出了引导孩子对抗悲观,形成乐观思维的方法:

首先,要搜集证据强迫自己考虑两方面的可能性。(减轻认知偏差)

第二,做出选择,看看是不是有其他的路可以走?(分析当下情况)

第三,找出症结,化解灾难,即正确地评估影响。(寻找解决路径)

第四,将精力投入在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上,解决它就好了。(专注眼前)

《性格的真相》中,另一位教授迈克尔·米尼通过十几年的研究,也同样证明了童年养育方式的差异,可以改变基因:

童年得到更多来自母亲的爱的孩子,在成人后在受到压力和伤害时,内心的缓冲力更强大,内心更平和,更容易塑造乐观向上的性格。

图源丨纪录片《性格的真相》

积极乐观的人生,不单单靠遗传,更多还在于后天的养育环境和引导。父母的作用就是如同园丁般,用爱呵护,正确引导,相信每颗种子最后都会茁壮成长,向阳而生。

开头烦心的故事,有个温馨的结局——

那天下午放学,哥哥主动拿平板里的微信,给我发了一段语音:

听完莫名有点泪目。爱和陪伴的力量,会让顽石开花。

你信吗?我信。

因为我看见了爱的改变。